文学院优秀校友姜异新讲“速而不朽的《阿Q正传》”

发布时间:2021-12-17文章来源: 浏览次数:

12月16日下午,文学院邀请山东师范大学优秀校友,北京鲁迅博物馆研究室主任、《鲁迅研究月刊》副主编、中国鲁迅研究会副会长姜异新做了“速而不朽的《阿Q正传》”的学术讲座。本次讲座以腾讯会议的形式进行,由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学术带头人魏建教授主持,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及各院校近百名师生聆听了姜异新老师的讲座。

讲座主要内容是《阿Q正传》的“速”和“不朽”。姜异新老师首先以鲁迅的“速朽”一词为本次报告解题。“速朽”在鲁迅《阿Q正传》里出现,是针对中国传统主流价值观里的“三不朽”,即所谓“立功、立言、立德”。鲁迅在《阿Q正传》开篇用游戏笔墨进行反讽,认为不管是《阿Q正传》还是阿Q都是速朽的。姜异新老师由此创造出“速而不朽”一词。

姜异新老师从五个方面讲解了《阿Q正传》的“速”,即写作迅速、发表迅速、收局迅速、传播迅速和翻译迅速。

第一,写作迅速。一百年前的12月4号,《阿Q正传》的序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,之后每星期一篇连载发表。鲁迅先生在工作、翻译和大学兼课之余写作,尽管创作条件艰苦,但每七天必作一篇,成为新文学史上的佳话。第二,发表迅速。1921年12月4号《阿Q正传》的序发表在“开心话”栏目,后转移到“新文艺”栏目,直到1922年2月12号全文连载完毕,是鲁迅唯一在报刊上连载的小说。第三,收局迅速。郑振铎在《文学周报》最初提出这个问题,收尾太快,猝不及防。但姜异新老师认为,这种戛然而止的艺术形式是鲁迅酝酿成熟的选择。第四,传播迅速,《阿Q正传》仅连载到第四期就出现了评论。茅盾看到了《阿Q正传》能够成为世界文学典型的质素和潜力,之后周作人和胡适等也发表了对《阿Q正传》的评论。第五,翻译迅速。姜老师重点分享了《阿Q正传》不同外译版本的资料,认为《阿Q正传》成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典范。鲁迅生前就出现了八种《阿Q正传》的外文译本,分别是英语、法语、俄语、德语、捷克语、朝鲜语、日语和世界语。首个外译本是敬隐渔的法译本,敬隐渔曾寄给罗曼·罗兰指教并修改,可以看出《阿Q正传》的外译起点很高,奠定了其经典地位。姜老师又详细梳理了莱尔的英译本、王希礼的俄译本、山上正义的日译本等不同版本《阿Q正传》的翻译和出版过程,以及不同版本的传播和优缺点。

讲完了“速”,姜异新老师又探讨了《阿Q正传》为何能够不朽。姜异新老师引入了“鲁迅诗学”这一概念来表达对这一问题的看法。认为鲁迅的文字拥有能抵达文艺本质的力量,让我们不自觉地靠近鲁迅这个“光源”。鲁迅“以没有方法的方式给了我们方法,以没有范式的形式给了我们范式”。姜老师从文本的故事梗概、人物典型、文化隐喻、语言等方面阐述了《阿Q正传》何以不朽。

第一,姜老师首先对《阿Q正传》的表层故事,做了很多准确而有新意的解读,如她认为序在文本中不可忽视,序就是故事的开始,直接进入了矛盾冲突的中心,逐步描绘了一个完美的艺术虚构的世界。第二,人物典型方面,姜异新老师讲述了阿Q的巧滑性格和弱者形象。阿Q是个破落户,是被未庄的主流文化秩序所排斥的、游走于城乡之间的游民,其中饱含鲁迅对流民的认识和感受。另外,阿Q有其可爱之处,如他的勤劳等。向吴妈下跪表白体现了阿Q的庄重感和仪式感,尽管有着人性阴影中的“主奴双重性”,但并不全是自轻自贱。姜异新老师不认为阿Q身上有很多流氓气,而是一个底层小人物。第三,文化内涵的隐喻。姜老师认为《阿Q正传》是一个儒释道合一的高度符号化的隐喻文本,她指出了作品中儒释道符号的具体表现,认为阿Q这种底层人物被儒释道合一的主流文化的层层流弊联合绞杀。从符号入手,更能体现“鲁迅诗学”的独特性。第四,语言和叙事结构的成功。鲁迅的语言不同于欧化语言,是汉语传统思维的呈现,画面感强,这也是《阿Q正传》被视觉艺术不断再创造的原因和内在品质。在叙事结构上,《阿Q正传》每章的标题好像都是戏仿或颠覆传统章回体小说,但也实现了与传统的对话。同时与西方的短篇小说融合起来,游刃有余,生发出了鲁迅独特的创造。

在答疑讨论环节,文学院李宗刚教授认为姜异新老师从一种世界性视野去观照鲁迅,很受启发,并表达了他的感谢和期望。青年教师刘振博士、邢洋博士分别发言,表达了自己的感触和收获。邢洋老师又以《祝福》为例补充了姜老师儒释道符号化的隐喻。文学院博士生赵鑫鑫提出了自己的疑问,姜老师对所有问题一一做出了解答,并鼓励同学们继续研读这部小说,同时提出一些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。

最后,魏建教授做了总结。他梳理了姜老师本次讲座的主要内容,谈了自己所受到的启发。魏建教授说,这是一次我们学界与《阿Q正传》跨越百年的对话,姜异新老师的讲座以更有力的证据证明了经典作品不可撼动的地位。姜老师的讲座内容是全新的,丰富、拓展、深化了我们对《阿Q正传》的认识,并提出了很多值得研究的课题。魏老师代表与会师生表达了对姜老师的感谢。